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砲房巡礼

砲房巡礼
深圳是众所周知的淫都,说起深圳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感受也不同,口袋裏钱的多少也决定着对淫都的理解程度回想起在淫都裏度过的日子,真是意味深长,难以言表我和所有深圳的男人一样,每时每刻都在接受着淫风淫雨的洗礼,感受着淫日淫夜的乐趣。虽说不是老闆,但我的收入足以让我吃喝有余,还可以悠闲自得的享受淫都给予我的欢乐。几年的深圳生活,最让我难忘的不是夜总会裏的潇洒、桑拿浴裏的放蕩,而是在偶然机会裏碰到的髮廊女老闆。说起来也许好笑,听起来好傻,我还是把它写出来,贡献给各位炮友。那是去年国庆过后的一个週末,连日的奔波让我在宿捨裏好好的睡了一天,天快黑的时候我才独自步行出来寻找晚饭。酒足饭饱之后便开始琢磨晚上的消遣,考虑再三还是先去髮廊洗头再作别的安排吧。信步来到附近常去的髮廊,进门后才发现裏面全变了,虽然设施还是原样,可人我却一个都不认识了,连平日和我称兄道弟的东北小老闆,也变成了一个颇有风骚和韵味的女老闆。想退出去已经不好意思了,只得迎着女老闆的笑脸,在她为我準备好的椅子上坐下来,两眼在不停地张望:看到她一边招呼洗头小姐,一边为我倒水,嘴裏还说着:老闆是这裏的常客吧?我点点头:是呀。几天不来怎幺什幺都变了那?她说:是呀,是呀。我老公是前天才把这兑下来的,昨天整理了一下,今天就开张了。我说:那原来这裏的东北老闆呢?她答:听说是他几个哥们在东莞做毒品生意犯事了,人跑了之后就把这裏托朋友兑了,价格合适,熟客也多,一直生意都不错。以后还请老闆多多光顾呀。小姐开始为我洗头。我坐在那裏心不在焉,还想着过去在这裏的时光。这家店面不大,大堂有三个座位,一般是一个座位剪头,两个座位洗头,后面还有两个封闭不错的按摩间,小姐基本保持五个左右。东北的小老闆很少来,要来也是打个照面就不见了。店裏的事都由一个江西小姐照顾。过去为我洗头最多的也是这位江西小姐。当然我和她也什幺事都做过不止一次了。记得我每次来她都会问:忙吗?我回答忙时,她便会自己给我洗;当我回答不忙时,她就会说这裏又新来小姐了,试试她的手艺好吗?说完便拉着新来的小姐让我过目,我认可了,她还要在小姐的耳边说几句什幺,然后走开。所谓试试手艺,不过是想让我尝尝新。在深圳髮廊是炮房的别称之一,初始的性交易都是在那裏完成的。今天我在生疏的环境裏该怎幺办呢?还能和过去一样吗?镜子裏面看到小姐洗头很认真,很卖力。她年纪不大,最多有20岁,还是一张孩子脸。也许是刚做这一行手生,或许是其他什幺原因,总之给我洗头的感觉不好。店裏没有别的客人,其他几个小姐都在一边看电视。镜子裏看不到女老闆,侧眼余光裏发现女老闆在注视着我,斜了她几眼我就不好意思再看了,但我感觉到她还在看我。沖水时,小姐问我:要松骨吗?我明知故问:你给我做吗?手艺怎幺样?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我又问:在这裏?她说:保健就在这裏,全身可以到后面楼上去。我说:那就上楼吧。说完我心裏在笑,怎幺什幺都和原来一样呢?连问话都一样。其实,在深圳以髮廊为介质的性交易也是有规矩的,正规按摩(广东叫松骨)一个锺的价格差异很大,一般由25元---50元;单纯按摩一个锺25元,小姐隔着衣服给你揉几下,你也可以揉她几下,没有直接性接触;所谓保健,是指在髮廊裏打飞机或打炮,打飞机加一个锺就可以了,也就是50元,打炮要加一个锺再加 100元或更多;全身按摩是到髮廊为炮兵们专门準备的地方去,条件不错,可以洗澡,有口活,或其他服务,价格一般在250元或更多。我感觉在髮廊进行性交易是最安全的,性价比也是最高的。吹干头髮,女老闆领着我们上了后面的楼上。这裏我已经是熟门熟路了,没有想到的是女老闆不但兑下了店面,甚至连专供打炮用的住房也一齐兑下了。进了房间我以为女老闆会离开,谁知她说:我们刚开张,附近的情况还不熟悉,为了安全我在小房间看电视,你们只管玩你们的,不好意思。说完递给小姐一个套子便看电视去了。我想,来都来了还管那幺多干什幺,要是愿意一起上都可以。为了一个项目我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发洩了,小姐虽说长得一般,但毕竟年轻,浑身都充满活力,脱光衣服更是楚楚动人。心裏顿时涌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欲望冲动。浴室裏的调情是不可少的,我双手捏着两只已经发育成熟但还很稚嫩乳房,悄声说:出来做多久了?她笑而未答。又问:感觉怎幺样?她又笑而未答。我开始抚摸她的下面,稀疏的几根黄毛覆盖在阴阜上,几乎看不到小阴唇,用手摸去只留有一道逢。她皮肤很白很细,有光泽有弹性,光亮的皮肤紧绷在身上上犹如熟透的水果,碰一下就会喷出水来。看来她出来做的时间不长,整个身体还很完整,不像是被炮兵们猛烈摧残过的。在床上,她很被动但很配合。我吻着她的耳根、乳房、小腹和阴阜,她没有反对,用双手抚摸着我的头髮和后背,似乎有点兴奋。我把已经有点硬的鸡鸡放在她乳房上顶着,她也为我轻轻搓揉,放在她脸上,她转头躲开了。我提出让她用嘴吹,她摇头拒绝。当我的手指深入她的阴道时,她有反应了,身体开始扭动,双手捂在我的手上,不知是希望我再深入些,还是不让我继续进去了。我俯下身去双手掰开她的大阴唇,阴道口是粉红色的,闻一下没有异味,本想舔上几下过过瘾,转念一想她毕竟是风尘中人,不知底细还是老实点好。我已经发硬的鸡鸡抬起了头,在她的小腹磨擦,她坐起来为我戴上套子,顺从的又躺下了。我抬起她的双腿,鸡鸡对準阴道口就插了下去,她本能的收缩了一下,嘴裏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插进去很顺利,隔着套子也可以感觉到裏面的水已经不少了。我慢慢放下她抬起的双腿,趴在她身上开始抽插运动。她阴道很窄很滑,每一次都可以插到底,尤其是口口很紧。龟头顶住子宫口,阴道口勒住鸡鸡的根部,整个鸡鸡都放在阴道裏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我边抽动边想:邓小平的政策让我有幸赶上了好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又让我来到了深圳,几年来见过、经过的女人也不少了,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老的、小的都有,为什幺在她们身上就没有这种感觉呢?我不由的又看了一眼身下的她。她仍然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发出不轻不重的呻吟。我的抽动更猛烈了,不争气的床随着抽动发出吱吱声,和房间裏的气氛很不协调。我停顿了一下,想换个姿势,但我听到门厅裏有人走动的声音。我知道,在激烈的战斗中,我的叫声和床发出的声音自然会打扰女老闆看电视的。她在外面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我暗暗发笑。我故意大声对小姐说,快二十分钟了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你趴下我从后面进去,这样能快一点。小姐看了我一眼,按我的要求趴在了床边,我站在床下,搂住小姐的腰使劲插入进去。接着开始用手揉她的乳房和阴部敏感区域。不知是因为舒服还是过于刺激,小姐的呻吟声大了,声调也变了,由嗯嗯。。。变成了啊啊。。。不时还加杂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